首頁 > 最新消息
直播平臺遍佈緬甸翡翠市場
2018-06-20

中緬翡翠邊貿重鎮瑞麗是中國最大的翡翠集散地之一,也是翡翠行業轉型的見證者。過去一兩年,玉城翡翠市集多了一道新穎的人文景觀:一邊穿梭市場,一邊對著手機說個不停的「翡翠直播」,一場由中國直播興起的「科技革命」正逐漸改變翡翠業的面貌。


據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網站610日報導,一端是從緬甸跨境到中國賣翡翠的商人,另一端是希望斬獲划算翡翠飾品的中國消費者,兩者之間,是扮演仲介角色的直播平臺直播——這樣的新銷售形式為幾年前一度蕭條的「翡翠城」注入了前所未見的新活力,為雲南乃至全中國的翡翠業帶來巨變。《聯合早報》記者日前走訪瑞麗,一探在經濟迅速崛起與轉變的背景下,中國與東南亞近鄰的邊貿和人文交流。
 
位於瑞麗姐告邊貿區的翡翠市場,出售各種翡翠飾品、毛料、賭石等,每天吸引大批人潮。(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)

直播平臺遍佈翡翠市場

瑞麗有一個熙來攘往的大型翡翠玉石市場,日復一日上演著聽起來頗具火藥味的「砍價戰」——桌子前方坐著一名緬甸翡翠商,桌後則是丹田力量十足的中國直播,兩人中間架著一台啟動了直播軟體的手機,鏡頭聚焦桌上一件晶瑩剔透的翡翠首飾。

「多少?」年輕男直播特意提高嗓門問道。「2000。」看起來30來歲的緬甸男子用簡單中文開價。直播試了試手感,回應:「800一口價!」緬甸男子搖搖頭,冷靜堅持:「2000。」中國直播再說:「1000!夠不夠朋友?」

這火花四濺的一來一往,通過手機直播間即時傳送給數百名中國觀眾。經過三分鐘交涉,翡翠首飾最終以1200元成交,買主是一名一直不吭聲、在直播間「看戲」的線民。

報導稱,許多中國直播都是珠寶翡翠行業出身,曾從事翡翠實體店零售和批發工作,近一兩年才轉換跑道「抛頭露面」當直播,原因是互聯網零售趨勢勢不可擋,直播入行門檻也低。

「大家好,我在中緬邊境姐告的翡翠市場,需要什麼可以告訴我。」翡翠早市開業時,一名直播親切地作出開場白。接下來幾個小時,她按照直播間客戶的要求穿梭市場,尋找或推薦各種翡翠飾品,並與緬甸和中國玉商討價還價,全程通過淘寶、YY等平臺直播。線上觀眾看中心儀飾品即可下單,並通過手機轉帳付款,包括支付直播一筆10%傭金,直播之後再把貨通過快遞送出。

30歲的翡翠直播商「翡翠砍價王」老闆閆振義稱:「一架手機,就可以和‘老緬’(緬甸人)討價還價!我們把價格壓得非常低,把利潤都榨出來,回饋給廣大消費者,所以生意很快就做起來。」

另一昵稱「翡翠戀人」的直播趙文美則說:「做這行,幾乎不用成本,而且網路上的中國人太多了。」她和記者交談時,視線不離眼前兩台手機螢幕上滾動的留言,「單個直播間就有30多人,一天下來,工作八小時,最多可以有30多筆交易。」

報導稱,雖然理論上誰都可當翡翠直播,但受訪直播都說,直播僅是幫助擴大客源的工具,要直播翡翠,首先還是要懂翡翠。閆振義說,「砍價王」直播都得經過培訓,需要有翡翠基礎知識、熟悉翡翠文化、擁有砍價技能、能鬥智鬥快,工作要求並不低。

科技成翡翠行業「救星」

報導稱,在不少瑞麗翡翠業者眼裡,直播何止是新科技工具,它更是翡翠邊貿市場的「救星」,讓這一老行業近一兩年來得以浴火重生。

時光倒轉到2013年,姐告玉石城是一片蕭條不振的風景。當時,翡翠市場面對緬甸政府控制原材料出口以致價格攀升、中國整體翡翠市場供大於求等問題,嚴重打擊了翡翠需求。

瑞麗一名具40年經驗的資深翡翠業者說,從2017年開始,直播科技帶來了轉機。「直播砍價」的新銷售模式省去了此前緬甸玉商和中國消費者之間層層批發、轉銷等中間環節,翡翠如今從進口商通過直播直達消費者,壓低了價格,從而刺激了消費。

此外,除了直播直播,通過微信銷售翡翠的「微商」大軍,也是這股科技浪潮的重要參與者。他們不必露臉,銷售工具就是微信,每天到市集取貨後,就一字排開蹲坐在市場外陽光效果最佳的角落,連續三四個小時重複一樣的動作:拍翡翠照、發朋友圈、回復買家短信。

微商小寸告訴記者,這一行最大吸引力是工作時間短而靈活,「很輕鬆」,但要爭取到生意,還是必須「拍照好看、拍照真實、價格合理」。

報導稱,無論是直播或微商,都打破了傳統翡翠行銷模式,促成新形式的中緬邊貿,也為此前式微的翡翠業注入活力。閆振義如此評估翡翠業的前景:「互聯網讓更多人感受到到翡翠的魅力,以前可能只有達官貴人,現在翡翠更平民化了,基層民眾都在消費。」

報導稱,相較於以往「買了就走」的門市生意,直播促成了中緬邊民更深度與頻繁的交流,即使不在瑞麗的翡翠買家,也可通過直播鏡頭一窺緬甸玉商的日常。如今,更有已在中國落地生根的緬甸玉商轉行當直播,打破語言隔閡與中國線民交流。

直播形式會「越來越火」

報導稱,直播造福了中國消費者,但對緬甸玉商而言,商機卻還不完全明朗。相對於中國直播對直播前景的樂觀,緬甸翡翠商則較被動接受這門科技,仍存有一定的戒心。

許多受訪緬甸商人肯定,相對於以往純粹在姐告市集擺攤做門市生意,直播開拓了更廣闊的中國市場。然而,做直播的畢竟不是緬甸商人本身,他們與直播室另一端的客戶,還是隔了一道距離和語言障礙,加上要應對一些砍價時毫不留情的直播,心中難免頗有微詞。

一名資深翡翠專家指出,直播交易風險至少有兩個:一是意圖不良的直播可能拿了錢跑路;二是手機視頻未必能準確反映翡翠品質,這兩方面都不易管制,目前很大程度是靠行業自我監管。

來瑞麗生活了八年、能說流利中文的緬甸玉商阿毛稱:「有了直播,現在的翡翠價格被壓得很低,一些直播會隨便亂殺價,生意多了,價格卻掉了。」阿毛笑說:「有了直播,中國朋友多了,但中國生意沒有多!」

儘管未能完全感受到直播帶來的紅利,但阿毛說,每月可賺上50001萬元,是不錯的收入,他也清楚明白,無論如何都得接受互聯網時代翡翠零售模式的變化。

報導稱,緬甸玉商所遇到的問題凸顯直播科技帶來的顛覆效應,也反映出這門新科技應用在傳統翡翠業仍有規範不足之處。但專家評估,任何新行業的生長初階段必然伴隨各種規範與不規範,但縱觀市場,直播填補了翡翠行業仲介角色的空白,不會是曇花一現,只會越來越火。

資料來源:參考消息網